突发!北京CBD耗资1.4亿的通惠小镇,荒废8年今拆除

突发!北京CBD耗资1.4亿的通惠小镇,荒废8年今拆除

admin

2019年12月30日

12月26日,北京CBD堪称地标式“鬼街”的通惠小镇(欧式酒吧街)开始拆除。

楼市资本论在拆除现场看到,小镇东头的西大望路一侧栏杆,全被挡板围住;北侧有9-10台挖掘机,沿通惠河一字排开,对沿河建筑物进行拆除作业。现场人士证实,拆除行动在当天上午启动。

通惠小镇位于西大望路通惠河以南,是一条仿欧陆山地民居的风情小街,东西长约200米,与SOHO现代城隔河相望,步行10分钟可到佳兆业广场、华贸购物中心,可以说是北京CBD寸土寸金之地。

尽管占据北京CBD面街临水的风水宝地,通惠小镇的开发商东方盛泽商贸集团,耗资1.4亿,2011年建成以来,至今荒废8年,一直没有投入运营。

如今突然进入拆除程序,楼市资本论认为,这次拆除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通惠河南岸的商业开发,都是一个标志性节点。

【一】高价招租,沦为北京“闹市中的鬼街”

谁都不会想到,紧靠CBD、面对通惠河的通惠小镇,2011年建成以后,竟然会荒废至今,被人调侃为北京“闹市中的鬼街”。

楼市资本论从公开资料来看,小镇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包括餐馆、咖啡厅、酒吧、塔楼,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仿瑞士阿尔卑斯山麓的因特拉肯建筑风格,俨然童话中的欧洲小镇。

小镇入口面朝西大望路,街道南北两排西洋建筑群,错落有致,精雕细琢,呈现典型的欧洲山地民居格局,各式壁画充满了异国情调。由于长期空置,彩绘外墙上落满灰尘,街面上空无一人。似乎时间在这里凝固,相比通惠河北岸繁华的CBD,显得十分沉寂。以鬼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通惠小镇最初规划以经营酒吧和特色餐饮为主,原拟打造成继三里屯和什刹海酒吧一条街之后,北京又一条时尚餐饮酒吧街,2011年建成后曾以酒吧街的名义对外招商,计划2012年五一开业。

当时通惠小镇正对着的老东郊市场还没有拆,通惠河南岸这一带城中村还比较脏乱。小镇房型600-900平方米不等,租金价位却高达每天每平方米15元,而三里屯当时租金差不多每天每平米7元,后海租金最高也不超过10元。

或许是由于定位太高,通惠小镇对外招商乏人问津,冷落至今,逐渐沦为闹市鬼街。

【二】开发升级:通惠河南岸打造国家级产业园

楼市资本论发现,通惠小镇虽然规模不大,来头可不小。

从公开报道来看,小镇的开发建设,投资约1.4亿,是通惠国际传媒广场的特色配套设施。通惠国际传媒广场是集商务办公与商业、休闲于一体的综合地产项目,2009年由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乡政府投资4亿元兴建。

如今,该广场已经并入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后者于2012年5月正式挂牌,是国家工商总局首批认证的9个国家级广告产业园区之一,系CBD-定福庄国际传媒产业走廊的一部分,也是朝阳区打造的全国首个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重点功能性园区。

2013年就宣称开工的国家广告产业园二期,规划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绿化面积12万平方米,要把通惠河东郊市场段区域建成产业高端、示范明显的现代滨水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

通惠小镇与二期项目隔路相望,这次拆除是否与二期建设相关,不得而知。但通惠河冷清清的南岸,商业氛围一直没有起色,与北岸隔水相望的繁华CBD形成鲜明对比,却是不争的事实。

本次拆除或许也预示着,通惠河南岸国家级产业园开发升级,已经开启。

【三】拆除玄机,或涉占道违章

尘封8年,一朝拆除,通惠小镇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目前还是一个待解之谜。

从公开报道来看,通惠传媒广场的开发商是南磨房乡政府下属的东方盛泽商贸集团。集团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8888 万元。其中,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乡农工商总公司出资6888万,为第一大股东。而南磨房乡农工商总公司是隶属于南磨房乡的集体企业,与南磨房乡政府在同一处地点办公。

由于通惠小镇建成后长期空置,北京青年报曾电话采访南磨房乡政府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小镇之所以还没开业,是经营业态的意见没统一,我们还在考虑是否要做酒吧街,酒吧街不太适合这片区域。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现在不方便回答。”

坊间有传言说,通惠小镇涉嫌违章建筑,原因是违规占据了通惠河部分河道公共用地。这一说法如果属实,此次拆除行动就很好理解了,但传言毕竟是传言,本身还有待证实,做不得数。

不过,楼市资本论注意到,通惠小镇开发商东方盛泽商贸集团曾涉嫌在东坝金盏乡非法占地29.22亩,朝阳区法院曾于2017年年底下达行政裁定书,对地面建筑物和其它设施准予强制执行。

作为北京CBD一块扎人眼球的城市补丁,通惠小镇荒废得太久,大大拖累了通惠河南岸的商业开发。

楼市资本论认为,不管拆除出于什么原因,此举意味着通惠河南岸开发提速。甩开通惠小镇这个包袱,通惠河将以更快步伐,迈向现代滨水文创产业聚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