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深1°丨地方高校入围“双一流”,太难了

教育深1°丨地方高校入围“双一流”,太难了

admin

2019年8月13日

一般认为,生均教育经费支出最能反映高校发展情况。而最新一期《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显示,2017年中国地方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为25151.20元,中央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54777.28元,相差超过一倍。

时间马上进入9月,“双一流”高校名单公布也已接近2年。中国上至顶尖高校,下至普通高校的行政管理人员,都异常忙碌,“双一流”作为一个关键词,也在各大高校的新闻动态中越来越频繁的出现。

140所“双一流”高校名单公布于2017年9月21日,而在这之前,三部委联合印发的另外一封文件,便是令他们奔波忙碌的根源。

201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

这封文件中的第一章第六条明确提出:双一流建设将以“每五年一个建设周期,2016年开始新一轮建设。建设高校实行总量控制、开放竞争、动态调整。”

如此算来,还有不到5个月,中国高校就将迎来“双一流”名单的第一轮洗牌

这是一场中国高校之间的博弈。擂台上站着的,不仅有以清北为代表处于国际一线水平的“国家队”985高校,还有一大批地方高校。

它们虽然数量众多,但任何一所地方高校想要在“双一流”这场擂台战中脱颖而出,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没有钱,寸步难行

中国的地方高校,各有各的难处。

而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首先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只有一个字:

“全国最有钱大学”,常常登上热搜。

数据显示,2019年教育部直属高校预算经费中,清华大学预算总经费高达297亿元,位居第一,堪称国内“最有钱高校”。

除清华外,北大、浙大、上海交大、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几所名校经费也十分可观,在百亿元级别以上。其他大多数教育部直属高校,总经费也都在30亿元以上

中央高校与地方高校之间的差距,就体现于此。

公开数据显示,除了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等东部地区的一些省属高校还勉强算得上“小康水平”外,绝大多数地方高校年度经费超过20亿元,比清华少了10倍不止。

另外更有相当部分地方高校,年度经费只有可怜的几亿元,甚至入不敷出已经成为常态。

一般认为,生均教育经费支出最能反映高校发展情况。而最新一期《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显示,2017年中国地方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为25151.20元,中央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54777.28元,相差超过一倍

不仅如此,地方高校之间的经费差距同样悬殊。

2017年,在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不含港澳台)中,地方普通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北京市最高,有65322.32元,与北京市中央普通高校生均支出相差无几;安徽省最低,仅有19043.99元。

青海、西藏、宁夏等地由于生源稀缺,在校生人数少,因此生均支出较高。除这些地区外,生均教育经费支出最高的五个省市分别为: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和广东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学校维持运营、设施建设、支持科研。招聘教师、招生工作、宣传工作……这些工作环环相扣,一损俱损,没有一样离得开经费的支持。

没有钱,“双一流”建设根本寸步难行。

没有人,建不起好大学

只有钱可以养活一所大学,但绝对养不活一所好大学。

正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只有大楼同样不行,还要有人。

而地方高校的人才战,惨烈异常。

据统计,2019年刚刚出炉的国家杰出青年基金项目300位候选人中,仅有24人来自地方高校,占候选人总数的8%。与2500余所地方高校的数量相比,实在是微乎其微。

中央高校与地方高校间,各级高端人才数量都一样差异悬殊。

相关研究资料表明,截止至2017年,地方高校入选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国家杰青和长江学者这四类高端人才的数量约在470人左右。四类人才总数占全体高校中人才总数的不足10%,还远远不到1成。相比中央部属高校,差距异常明显。

顶尖地方高校的境况同样不容乐观。

根据学校官网数据,东部地区某部属高校A校有两院院士(不含双聘)9人,长江学者特聘专家42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79人

而省属高校中发展最好的高校之一,某东部地区211高校共有两院院士6人,长江学者9人,国家杰青16人

对比实力顶尖的地方高校,部属高校的师资力量也是碾压级别的完胜。

人才,是学科建设的基础,也大学评价中重要的一环。

正所谓人往高处走,师资力量本就薄弱的地方高校,往往还因科研资源短缺、博士点数量等原因,而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问题。相关研究表明,地方高校流失的人才大多集中在30-40岁和40-50岁之间——正是一名教师科研和教学的黄金时期

缺少经费和人才等至关重要的资源,地方高校拿什么去与中央高校同台竞争双一流?

建学科,只能另辟蹊径

如果要为“双一流”名单的评定挑出一项最重要的标准,那一定是学科实力。而评价高校学科实力的各类标准中,以教育部学科评估最为权威。

数据显示,除少数几所外,所有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拥有A+学科的高校都上榜了“双一流”名单。也就是说,拥有一个A+学科,入选“双一流”就基本上“稳了”。

而对于大多数地方高校而言,要想跻身“双一流”行列,没有A+,也至少要能迈过A类学科这道“坎儿”。

但A+甚至A类学科得之不易。由于资源限制,缺人又缺钱的地方高校的学科建设,很难“轰轰烈烈”地搞起来。

也正因此,地方高校在学科评估中,同样难以与手握丰富资源的中央高校相抗衡。

以科研、学科、师资等各项实力在地方高校中都十分优异的燕山大学为例。机械工程,是燕山大学的传统强势学科,实力不容小觑。

而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燕山大学力压一众985高校,机械工程学科获评A-,但仍惜败于清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等中央高校,无缘A+。

再如首都医科大学,其临床医学学科实力堪称强悍。然而第四轮学科评估中,临床医学学科共有60所高校参评,首都医科大学获评A-,获评A+和A的四所高校分别为: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A+),和复旦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A)。

大多数地方高校都面临着相似的窘境。对于它们来说,想要获得A+学科,依靠老牌的传统优势学科是不够的,只能另辟蹊径,走一条“人无我有”的艰难创业之路。

尽管如此,2017年公布的“双一流”高校名单中,仍有40余所地方高校冲上榜单。

尚未入选双一流的地方高校中,也同样不乏闯出一片天的例子。

2018年11月,南京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学科迈进ESI前1‰行列;2019年1月,南京医科大学沈洪兵教授及其团队的“中国人群肺癌遗传易感新机制”项目又斩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这些学科、成果上的突破,无一不为本就拥有一项A+学科(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的南京医科大学增添了评选“双一流”的重要砝码。

同样的,跻身QS2019世界大学学科排名农林学科前50,两年实现三大奖大满贯的华南农业大学;拥有ESI前1‰学科的首都医科大学;以及在各项国际排名及教育部科技奖、中国专利奖中崭露头角的江苏大学;

综合实力十分突出的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湘潭大学、浙江工业大学、华侨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河南师范大学等等,都在大跨步地走在迈向“双一流”的路上。

如今,第五轮学科评估、“双一流”中期评估工作即将启幕,地方高校想要入选双一流,势必需要迈过一道道难以用数据量化的艰难门槛。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